如果内森·菲利安说你是可以被取代的,那你就是可以被取代的。

对于配音演员配音演员简·泰勒来说,当《萤火虫》的主演、极客文化圈内英俊帅气的老大哥菲利安来到她的家乡西雅图,为即将成为2007年最畅销视频游戏的光晕3录制一些简短的台词时,她知道这一刻来了。

光晕系列中的场景也许是发生在外星世界,但它是在另一个维度制作的。在这里几乎没有好莱坞明星的事,而默默无闻的配音演员才是主角。在属于《光晕》的这一小部分世界中,最著名的演员之一就是泰勒。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一个迷人的讽刺舞台剧演员,但每年她都有几次要为光晕中神秘的人工智能女神科塔娜配音。

菲利安也是科塔娜的数百万粉丝中的一员。在与泰勒搭讪的同时,他仍不忘告诫她不要太过自信。

游戏背后的女人。

珍妮弗·黑尔。

泰勒回忆道:“内森·菲利安对我说,如果你不是这款游戏的配音员,那些粉丝会很失望,但他们仍会花钱去买这款游戏。但做为一个配音演员你能仰仗的只有这么多。这因为你没有在公众面前亮过相,还是其他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光晕》的成功和泰勒的默默无闻之间的反差:她为游戏的主角配音,台词量是最多的。而这个游戏的总收入超过30亿美元,相当于指环王三部曲的全球票房销售总额。

然而,菲利安说的是对的。在竞争激烈的游戏配音行业中,她和每一个努力工作的同行随时都会被淘汰。他们没有可以依靠的文化背景和明星效应。他们是新一代的娱乐明星,他们的工作获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成功,但他们依旧默默无闻,无人喝彩,薪资低下。

而更危险的是他们的工作正与另一个现实状况发生冲突。好莱坞的一线明星拿走了制作费用的大头,使得游戏业原本就不多的资金更加捉襟见肘。

在过去十年里游戏业的年销售额翻了一番,一些游戏大作的预期收入已经达到10亿美元。但这些为顶级游戏配音的演员们的收入仍是按照他们在录音室工作的小时来计算。没有红利,没有提成。他们拿到的重播版权费连举办一场演唱会都不够,相比之下拍一个30秒的电视广告在单位时间内赚得要多很多。

泰勒说:“有人问我是否有重播版权费。”她一边笑一边叹道:“我做这份工作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兴趣。”

即使是游戏产业里最好的那些配音演员,在进行薪资谈判时能得到工会保证最低工资的两倍就已经很幸运了。(如果配音演员为三个游戏配音,他们每小时就得到200美元的报酬,但电视广告配音公司给同一个配音演员的报酬是每小时最低300美元。如果广告在全国范围和网络上播放,这个报酬则会超过1000美元。如果广告在很长一段时间后仍在播出,他们就能得到额外的重播版权费。)

同时,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发商选择支付高额报酬来让好莱坞明星演绎游戏里的关键角色,而这些预算和台词原本可能是属于专业游戏配音演员的。

这使得许多人都怀疑视频游戏能不能走一条和高预算动画电影一样的发展路线。自从罗宾·威廉姆斯为迪斯尼1992年拍摄的动漫《阿拉丁》里的鬼怪配上夸张的语调后,配音演员和舞台演员就没什么区别了。你知道谁是1989年《小美人鱼》艾丽尔的配音演员吗?几乎没人知道,但她其实就是女高音乔迪·本森,同时也是一名视频游戏配音演员。

配音表演的漫漫长路。

客观地讲,一直在为娱乐做出贡献的配音演员却一直被这一产业忽视。从动漫和周六早上的卡通,到麦片广告和电子书,除了最狂热的粉丝外,很少有人了解这些作品背后的配音演员。

但作为一名游戏配音演员,有两个更加令人沮丧的问题。首先,即使是在畅销游戏取得突破性增长的情况下,配音演员报酬的多少也没有与游戏的成功程度挂钩。其次,随着配音的进行,工作常常会变得非常困难。

“游戏旁白的录制是最累人、最有挑战性的,”泰勒说。她除了在《光晕》中扮演角色外,还在2008年的大作《求生之路》中扮演受玩家欢迎的僵尸杀手佐伊。

“为游戏配旁白的时间要远远长于配其他台词。你得在录音间里站上四个小时,不停地大喊大叫。这对你的体力也是一项挑战。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不理解我在说什么。一段时间后你的大脑就像要炸开一样。这就是配音界的马拉松。

当然,为游戏配音还是有许多好的方面。游戏的进度一般没有动画那么赶,而随着制作方对于游戏剧本的重视,游戏中也出现了很多配音演员们看重的角色。

几乎没有哪个游戏角色——或者配音表演——的成就能够与《质量效应》系列中薛帕德这一角色相媲美。如果玩家选择“女斜坡”,就能享受来自詹妮弗·黑尔的长达100个小时一流、细腻的配音。

黑尔是业界的代表,是少数为公众所熟知的配音界明星之一。如果你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玩游戏,你肯定听到过她的声音。IMDB显示她曾经参演过250部作品,比迈克尔·凯恩还要多100部,而她的年龄只有后者的一半。

黑尔的工作领域涉及广告、电影和电视节目,但她在游戏配音中找到了乐趣。像行业中许多最杰出的配音演员一样,她自己不玩游戏,但随着一些热门游戏越来越以故事导向,她也成为游戏的粉丝。

“游戏非常精彩。”黑尔说,“游戏最好的一点在于因为篇幅的原因,游戏流程很长,你可以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投入到这个角色中去。为游戏进行配音的过程是一个长达4个小时的的独角戏,配音演员这期间只去过几次洗手间。”

在《质量效应》系列中,黑尔赋予主角的声音强硬而睿智,即使因为各种事件疲惫不堪,仍会一次又一次地振作起来去保护银河系。虽然黑尔面对的是没有顺序和上下文的碎片对话,为其配音也经历了前后五年的时间,但她成功地让这个人物在三部游戏中取得了一致。

黑尔成为了少数几个玩家能够记得名字的配音演员之一,这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她对于薛帕德(网友亲切称其为女斜坡)的塑造。

在2012的《质量效应3》发布之前,制作方推出的游戏预告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一直是以男斜坡为配音。而女斜坡的粉丝要求她也应该出现在预告中。终于,在游戏推出前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质量效应》制作方BioWare工作室推出了由黑尔为薛帕德配音的预告片。欣喜若狂的粉丝在推特上把二月十号,也就是这部预告片发布的日期称为“女斜坡的星期五”。

黑尔说:“人们对游戏的感情强烈而忠实。这让我印象深刻。如果听到有人说‘你的工作对我来说很有意义’,那真是是棒极了。”

游戏中的显赫之名。

黑尔小有名气之后(2011年的一期纽约客甚至将她评为“视频游戏配音表演女王”),成为了少数几个人们刚好能记住名字的配音演员中的一位。粉丝和评论家们同样关注着诺兰·诺思的作品。他因为在PS3的神秘海域系列中里为内森·德雷克配音而成为80后和90后心中类似哈里森·福特一样的人物。

但即使黑尔和诺斯正在将配音演员从幕后带至台前,仍然有很多著名演员在最畅销的游戏中配音并获取巨额收入。《使命召唤:黑色行动》于2010年发行,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打破了所有已有的记录。其配音阵容包括了萨姆·沃辛顿,艾斯·库珀,加里·奥德曼,以及艾德·哈里斯。沃辛顿同样参与了2012的续作黑色行动2的配音工作。

当然,这类游戏同样会有很多资历丰富的配音演员参加。斯蒂夫·布卢姆参加过四部使命召唤系列游戏的配音工作,包括黑色行动和黑色行动2。布卢姆喜欢他为这个系列所做的工作,不过他也说很多游戏开发商都曾尝试通过选择好莱坞的著名演员来复制其成功,虽然这些开发商既没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

卡丽·瓦尔格伦。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把预算的大头花在请著名演员身上是对资金的极大浪费。”布卢姆说到。“请著名演员为游戏配音是游戏开发商彼此攀比的一种形式,我认为这些投资得不到回报,甚至能不能回本都不好说。”

“我最近才推掉一个游戏的聘请。他们希望我一次性录制超过二十个台词量都不小的角色,因为他们的大部分预算花在了几个顶级演员身上。”

在独立电影界,哪怕仅仅一位好莱坞明星的出演也会让一部优秀而充满生气的电影成为电影节上能够赢利的作品之一。但就像这些明星对于自己的连续剧作品的态度一样,他们都认为自己在视频游戏中的角色戏份太少,甚至会缺席所有的宣传活动。

那么让马丁·希恩或者钱宁·塔图姆做一部视频游戏的主角有什么意义呢?一些配音演员觉得,这最多能让游戏在搜索结果里的排名更靠前。

“你必须承认的是如果你的游戏里有一个明星,那么你就有可能获得在深夜脱口秀上接受采访的机会,” 卡丽·瓦尔格伦说道。她曾在数十部视频游戏中担当配音,包括《最终幻想12》里的艾雪公主,和《蝙蝠侠:阿甘之城》里的维可·瓦丽。“明星甲真的比配音演员甲配得更好?不。但是明星甲也许能出现在吉米深夜秀里并宣传你的游戏。”

有些游戏界人士和配音演员一样对于雇佣顶级明星所可能带来的回报表示怀疑。

“我真的不太理解人们为什么让明星来为游戏配音,”布兰登·谢菲尔德说。他是Game Developer杂志的前总编,也是Gamasutra网站的贡献者之一。“他们并不比配音演员强,甚至还要差。因为配音演员是专业的,他们靠这个混饭吃。”

事关报酬。

特洛伊·贝克。

对于明星配音视频游戏的争论其实只是一个更大范围争论的很小的一部分:配音演员有没有获得公平的对待?

在2005年之前,讨论视频游戏配音演员的酬劳是否应该向好莱坞电影明星看齐感觉就是无稽之谈。2001年到2005年,视频游戏、主机及相关配件的销售一直在110亿美元左右。与此同时,好莱坞每年仅在美国国内的票房和DVD销售收入就有大约300亿美元,而在世界范围内则是超过1000亿美元。

但次世代主机的出现改变了一切。Xbox360,PS3和Wii把游戏主机的定位从卧室保姆变成了放在美国人客厅电视下面的本地及在线媒体娱乐中心。根据尼尔森公司的调查,截至2012年,有56%的美国家庭都拥有一台次世代游戏主机。

到了2012年,随着很多游戏都进入了十亿美元俱乐部(而只有很少的几部电影达到了这个指标),大家也自然而然地会开始问为什么视频游戏配音演员没有买下好莱坞的豪宅,小报为什么没有八卦他们的赘肉。如果杂耍让位于广播,广播又被默片取代,接着是有声电影,那为什么视频游戏明星没有成为名人?

部分原因当然是因为视频游戏的利润并没有像它们的销售增长暗示的那么多。大型的游戏需要更多的员工,更大的营销预算,和更先进的技术。很多工作室都已经屈服于产业周期的压力,而且在已经有数百名游戏开发者突然失业的情况下,很难再给那些仅仅参与几天或几周工作的配音演员提出更高的报酬。

因为上述原因,配音演员尴尬地被排出局外。在他们参与的游戏获利无数的时候,他们没有获得任何赞誉,仅仅只是旁观者。他们仍然在这个产业内寻找尽量多的工作来支付帐单,即使总体上来说这个产业本身似乎也没有盈利。

视频游戏配音演员一般不会纠结于视频游戏产业的情况,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同时在数个领域工作(动漫,广告,电视节目等等),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对游戏不感兴趣。

配音演员们每天总是尽量多录几场。延长的工作时间和成年人身上常见的责任感让他们没法坐下来玩游戏,(他们玩在游戏上的时间)比他们配音的时间少得多。就像诺兰·诺思说的,他接触《神秘海域3:德雷克的欺骗》最多的时候,就是看他的孩子们玩。

很多配音演员就是不爱玩游戏,虽然他们都很乐意承认自己欣赏这些作品。

珍妮弗·黑尔是个传统的母亲,而她自己在小时候也曾被父母禁看哪怕动画。那段时间她和她参与的游戏和动漫的最终成品几乎没有互动,除了在推特和其他偶然的场合下听到的粉丝的回应。

她喜欢与游戏剧作者和游戏制作人一起工作,自称为“他们笔下流出的墨水”,虽然她和其他配音演员承认他们经常无法理解他们在创造的究竟是什么。录音时的奇怪顺序让配音演员很难真正融入到一个游戏的生命流程中去。演员们拿到的剧本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他们拿到的只是对话的片段和对于当时情况的暗示,似乎是完全随机分配的。而随着多对话选项越来越风行,演员们在试图理解整个剧情时录音流程也确实会让他们感到困惑。

“我男朋友有时会跟某个朋友提到这事,对方会停下来盯着我然后吃吃地笑,但仅此而已了。”

“给一个游戏配音,”黑尔这样描述,“是像这样的:把一份电影剧本切成长条,往空中一丢,然后把演员叫进房间,把这些纸条拿给他们然后说‘读出来。’”

对于给光晕配音的简·泰勒来说,她和游戏的疏离对于她所住的地方和她的社交圈子有很大的关系。作为唯一一个不在洛杉矶工作的著名视频游戏配音演员,泰勒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她在西雅图的舞台演员同伴们一起度过的。

“我并没有因为游戏而获得关注的经历,”泰勒说,“我的朋友们都是剧院演员,我的这些工作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我男朋友有时会跟某个朋友提到这事,对方会停下来盯着我然后吃吃地笑,但仅此而已了。”

百变声线。

特洛伊·贝克大概是少数几个真正融入到游戏场景之中的配音演员之一,他能像圭臬一样精确地演绎他的角色,以及这些角色在游戏剧情中的相对的重要性。

这段时间里,他塑造了很多值得一书的角色。

仅仅是2013年上半年,由他为男主角配音的《生化奇兵:无限》就将发售(他的期望是售出一千万份),而另一部由他主打的《最后生还者》也达到了预期的成绩。

贝克每年都为数十个游戏角色配音。他已经成为了这个产业内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但是出于游戏产业准则和禁区的理解,他并不认为视频游戏配音演员应该获得数以百万计的报酬。他担心如果这么做会抢占游戏开发预算中很重要的技术和人员部分的资金。

“他们的预算有限,”贝克提到游戏工作室时说,“假设一个工作室有五千万美元。游戏制作者们可以把钱花在技术上,也可以花在环境上。他们可以增加类似于音乐,对话,剧本这样的文本元素。如果他们把三百万花在一个演员身上,那就意味着关卡设计上就少了三百万,或者技术上少了三百万,或者音乐和对话部分就少了三百万。”

贝克认为(这个产业内很多其他顶级配音演员也这么认为)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是根据游戏的总体销售情况来支付报酬。

“我最希望的是能获得为自己谈判的地位。这和工会或者我的经纪人怎么做无关。比如说,我希望我能走进办公室然后说‘下一部使命召唤游戏,我要第一周销售总额的0.25%。’如果这样的话,我就能拿到超过一百万美元。”

这是一个遥远的目标,几乎没有配音演员有信心能做到。这需要整个产业进行结构调整,否则配音演员们对于自己的报酬几乎没有发言权。

斯蒂夫·布卢姆。

在与内森·菲利安合作录制光晕3期间,简·泰勒和他第一次谈话时也听到了类似的回答。当时她说她怀疑即使是像珍妮弗·黑尔这样的游戏界明星也没办法要求获得游戏长期销售的一小点份额。

“如果珍妮弗·黑尔名气大到到说出‘你不按份额支付报酬我就不给这个游戏配音’,制作人就会去找另外一个人。”

问题的关键在于配音演员和好莱坞的顶级演员不同,他们表演是因为他们有能力成为任何人,也能成为所有人。即使是为主角配音的演员也有可能会为游戏里其他角色配音。

“对于一些确实很优秀的演员来说,问题在于他们太出色了,他们的个性消失在了无数的游戏角色中,”卡丽·瓦尔格伦道。“我认为这是一种赞赏。一个人越了解我,那么当TA说出‘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你’时,我就越感到荣幸。”

虽然很多游戏配音演员的工作成果已经获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成功,但他们似乎已经对这种名声不旺的生活麻木了。事实上,很多演员都说他们珍视自己尚未闻名的状态,也承认在参加像DragonCon或者PAX这种有可能被认出来的大型活动时会觉得尴尬。

“名气不是我参与这个游戏制作的原因,从来都不是。我喜欢我的工作,哪怕我不能以此为生。我喜欢并敬重与我一起工作的人,而且我每天都能做一些不同的事。”

这些演员们在推特上有大批忠实的追随者。多亏这些粉丝在活动中以及的支持,配音演员正在走出他们的录音棚。这个趋势并不是偶然。出版商和营销人员越来越重视配音演员在游戏发行的宣传阶段所展示出来的价值。

“一年半到两年后,就一定会出现一个契机,让这些曾经只是画外音的人们获得非常高的知名度,”瓦尔格伦预测。“粉丝们非常激情和忠实。数字不会说谎,资金正在涌入。这不再是之前那样的小打小闹了。”

虽然配音演员们仍然认为他们永远不会像他们参与的游戏那样出名,但有一点他们都同意:他们喜欢这份工作。它有趣,灵活,获得的报酬足够过上舒适的生活,带来的意义也远远超过一张支票。

“名气不是我参与这个游戏制作的原因,从来都不是。我喜欢我的工作,哪怕我不能以此为生。我喜欢并敬重与我一起工作的人,而且我每天都能做一些不同的事。”斯蒂夫·布卢姆说道。

“我最深的牵绊来自那些粉丝告诉我的故事——动漫和游戏怎么帮助他们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一个动漫角色怎么触动了一个失语孤独症孩子,让他第一次开始和家人进行有意义的交流。玩游戏怎样让一个有遥远危险的阿富汗服役的士兵保持清醒。”

“我得到了我需要的所有关注,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报酬还可以,但我觉得可以多很多。在那之前,大家的赞赏就足以满足我了。”来源:北京译言协力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更多
北京名传天下国语配音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朝阳区常营乡中弘北京像素-南4号楼5层中部 京ICP备09066500号  
电话:010-83265555 010-86175888   邮箱:516793858@QQ.com  QQ:516793858 408876751